一只昙玥

第二张是染卡
生贺日意外放假,双倍的快乐!

发发旧图,有一些是早期写的不大好看(趴

很喜欢偏锋剑中这句歌词

【歌霸】我真傻,真的

“我真傻,真的。”刀萝抬起她那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一年四季长歌门那些变态在四处平沙霸刀弟子后就会上门来闹事并被师姐揍回去;我不知道他们除了平沙我们转项王击鼎之外还会绑师兄……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装了一篮貂,叫我们师兄坐在门槛上给貂顺毛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去买糖葫芦,吃食,东西买了回来,要喂貂。我叫师兄,没有应,出去口看,只见貂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师兄了。他是不到长歌门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老喜欢平沙他的那个长歌弟子房里去,看见门前地上上掉着一根他的发带,正是我早上给他挑的那根。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长歌那群变态了。我们没敢进去,捅破窗户纸一看,只见师兄被那鸽子摁在榻上,雪河套都给丢地上了,嘴被封上了,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篮呢。……” 她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

堆一下,总会用到的

喵喵吸鱼丸:

wwwwww感谢大佬救我一命

燕知白:

妈耶实用极了!!!

🌖:

好强!!🐴

山吞:

奶粉钱呢:

荔•枝•枝•汁⌚️:

🥞糍糕糕:

太强了

白止:

?!

奥德丽先生♡:

m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江澄相关产出目录

报菜名的梓木:

【双杰】
原著向:
记一次游湖》《少年游》《七夕》《中秋》《暖风春座酒》(均为少年时期)


饮酒


此去经年》《流年暗换


总角之宴


《无期之约(上)》 《无期之约(下)》  


江春入旧年


江南别后人(上)》《江南别后人(下)》


渐远》《云归送墨仙(上)》


各种paro:
记一个守护神咒》(hp设定)


有一个很喜欢狗的男朋友是什么感受?》 《非恋爱关系同居》(现代背景)


记一次失败的灭蚊经历》(现代背景)


》(杀手设定) 


瞎猜成语》《莳花》(胡来的小段子)


青果》《桃李》《原来江老师和魏老师都是我们学校的校友吗?!》(现代背景)


【羡澄】
《苍山暮云》(江湖设定)
) ()  () () () () () ()()(


魏哥教你情话一百句》《江总教你直男一百句》(均为苍山台词集锦)


全莲花坞的人都在等,你们究竟什么时候结婚!》《江湖未老》《踏雪寻梅(上)》《踏雪寻梅(下)》《江枫眠,你管管你那野儿子!》(均为苍山背景甜饼)


【柳澄】
请走:一个目录 


【桑澄】
《请君入彀》(原著背景)
) () () () 


【涉澄】


夜泊秦淮》《人间》《尚可八年》《朝暮》《归雁


【其他江澄相关】
澄你:《记一次表白》《喂,猫奴!》(现代背景)


曦澄:《一个小段子


情澄:《道是无情却有晴》 


江澄个人:《我亦飘零久


 【杂谈】


那就来说说为什么喜欢江晚吟


说到化丹和剖丹


说到云梦双杰


说到江晚吟


说到观音庙


说到十三年


说到动画化


 


就这些啦。正好江澄tag破万,感谢爱江澄为江澄产粮的太太们。


入坑四个多月,遇到很多很好的人,感谢支持。


无以为报,只好继续努力,带给大家更好的作品。比心。


题外话:我本来是年更选手你们敢信?!这高产得跟被夺舍了似的。和我们家崽聊天,日常都是我说我肝了多少多少,她说听着肝都疼你真的还有肝吗。


真是,都怪江澄太好太可爱了x


甘之如饴,甘之如饴。


他特别好。我喜欢他。

【双杰】暖风春座酒

江晚吟的紫电电:

报菜名的梓木:



*一个迟来的六一甜饼,三千字,姑苏求学时期
*小年轻早恋,暴风OOC,写得很赶,有空重修




*尬表白尬抒情!!!真的很尬注意避雷!!!
*诸君,我想要评论、我想要评论!
*感谢阅读



00.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01.
魏婴和江澄十一岁那年分的房。

原因嘛,说到底是那会儿子两个人都熟了,开始互相嫌弃了。江澄嫌魏婴睡姿不端,半夜不是腿压了他肚子就是手挡了他前胸,或者干脆拿他当个抱枕,把他抱着勒了个半死;魏婴则反唇相讥,讲江澄半夜磨牙没个消停,吵得他没法休息。

江澄闻言一愣:“我磨牙吗?”

魏婴作不可思议状道:“你不磨牙吗?”

江澄怒道:“我怎么可能磨牙!”

魏婴一脸正经道:“你为何不可能磨牙?”

江澄:“……”

江澄:“我真的……”

魏婴:“那可不,货真价实,夜夜如此。”

江澄沉默了,露出一种惊疑不定又纠结复杂的表情。
魏婴见状,大笑道:“你还真信啊!”

江澄:“……”

江澄怒喝:“你有意思吗你!”看上去倒有几分心有余悸。

“我没意思,没意思,”魏婴笑着躲远了点儿,继续道,“实话跟你说,你睡觉没啥毛病,就是骨头太硬,抱着硌得慌,哈哈。”

“……”江澄道,“你这么挑,怎么不跟西施睡觉去?!”

“不不不,”魏婴煞有介事、摇头晃脑道,“人家那名花有主,我君子成人之美,不好夺人所爱。”

江澄撇嘴:“就你还君子呢。滚滚滚,抱着你的铺盖走人!”

这就分房了。分了房,魏婴还常常拉着江澄到他的屋子里去,看他在床顶上画的那些亲嘴小人的涂鸦。

江澄的态度之抗拒始终如一,被魏婴拉得没办法还是去看了也始终如一。

倒是到蓝家读书这一遭,让两个人又到了同一间屋子里。

江澄眼睁睁看着魏婴在床顶上涂鸦、被褥夹层里塞春宫图,把偷买来的糕饼点心吃得满床是碎屑,每每感到十分无语。

又看在此人每次都记得分他一半、还算有点儿良心的份上,好歹没有揭发他的恶行。

姑苏口味清淡,点心里倒不吝加糖,比云梦那边的甜些。

02.
住在一起也有不太合意的地方——晨起梳头时,魏婴不止一次错拿了江澄的头绳。

次数多到江澄怀疑他是故意的。

得亏他没看见魏婴指着自己脑后的紫色发绳,跟人家炫耀“这是我师弟送的!送的!”,不然非得把他师兄撕了不可。

03.
门板吱呀一声开了,推门者已经小心,仍然带起一阵微风,拂动屋内如豆烛灯燃着的那一点焰火。

灯光昏黄,小小一间屋子里,满地排着地铺,挤满了趁着蓝启仁不在,玩得昏天黑地的少年,闻声都惊恐万状地转向门口,却见魏婴嘿嘿一笑,倚着门板朝他们扬了扬手里的酒壶:“是我!别紧张。”

众人皆松了一口气,目光又钉在他手中酒壶上,眼神之炽烈,令魏婴有了一种身为鸟妈妈面对一窝嗷嗷待哺的小鸟的错觉。

唯独江澄横眉冷对道:“怎么才回来。这买的什么酒?”

魏婴扬眉道:“天子笑!”

又道:“没事,江澄,你不用说我也会分你一坛的。”

江澄想起这家伙一来就得罪了蓝家二公子的事迹,一张俊脸顿时就黑了几分,没好气地哼道:“你敢独吞试试!”

魏婴笑开了,把手中那一坛往江澄那边一丢。正当聂怀桑一句“魏兄偏心”快出口时,魏婴微微侧身,露出他身后堆叠着的另外几坛子酒。欢呼声瞬间从小小一间屋里爆发出来,聂怀桑连声道“魏兄果真厚道”云云,而魏婴眨一眨左眼,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前,笑道:“悠着点儿悠着点儿,老古板虽然不在,要是把那小古板引来了,也够我们喝一壶的。”

江澄冷冷道:“你也知道,那还惹他作甚!”

魏婴道:“这就叫‘明知不可而为之’嘛。”

小少主江澄被一句自家家训噎住,半天没想出怎么回驳,干脆拆了封开始喝闷酒;而少年们虽然压低了声线,欢腾的气氛却分毫未减,又因为在这礼教森严的蓝家里偷偷喝酒,更多了些刺激,一个个眉目间都是十足的兴奋之色。便听得有人喊“管他呢,先喝这一壶再说!”,聂怀桑风雅,跟着吟道“人生何处似樽前”云云,当即传酒坛、递茶杯,觥筹交错之间痛饮起来。

04.
次日清晨,江澄睁开眼睛时,首先感受到的是身下地面的冰凉,以及脑中撕扯着他的剧痛。

他不无恍惚地想,要不是认识了魏婴,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在姑苏蓝氏里宿醉的一天……真是近墨者黑,他再赤也赤不过魏婴的黑。

他挠着头从地上坐起来,只觉得腰酸背痛、浑身不适,心道果真不该陪这小子胡闹,明天就去请示再分一间房给他——正想着,却见倒得乱七八糟的一地人之中,聂怀桑抱着春宫图还没醒,正哼哼着,而唯独不见魏婴,不由得抬头去寻。

便见窗扉大开,魏婴独立窗前,背对着他,窗外清风吹入屋内,徐徐拂过魏婴的发梢。而这个又双叒叕系着属于江澄的那根紫发带的家伙,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正好转过头来,一双乌眸不含半点醉意,只是定定地看他。

丰神俊朗。





窗外的景色尽皆在他身后,而江澄心里冒出一句,原来窗外的玉兰并比不上魏婴的眼睛好看。

魏婴淡淡道:“江澄。”

江澄:“?”

魏婴道:“你昨晚喝醉了。”

江澄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一点头:“嗯。”是又如何?

魏婴以一种沉痛的语气继续道:“江澄,我告诉你一件事,真事。你昨晚说你喜欢我。”

江澄:“……?!?!”

魏婴道:“我一想,最近每次我去撩蓝湛,你都气得要死喊我回来,可不就是吃味了嘛,想来此言不虚,乃是酒后吐真言。”

“喂!!我那是——”

“且慢!让我说完!”魏婴把手一横,“然后我想着,应该怎么答复你比较好呢,又觉得比起语言不如行动,于是我就——”

“你就?!”

“不用紧张,”魏婴自若道,“只亲了一口。”

江澄闻言咬着牙说不出话,四处找三毒,却手忙脚乱,差点儿被地上倒着的人给绊了一跤。

魏婴道:“江澄你冷静一点,你要和我打,把他们都吵醒了怎么办?我们俩打架给他们看么?”

江澄白皙面庞转眼已经红透了,瞪着杏眼狠狠道:“你这人胡扯也有点分寸!”

魏婴道:“我说真的,只是你自己不记得了。”

江澄驳道:“我再醉也说不出这种话!”


魏婴又问道:“……慢着,江澄。你真不喜欢我?一点点也不?”


魏婴还是那么定定地看着他,神色让江澄感到有些陌生。

江澄一愣,双手紧握,平时牙尖嘴利此时发挥不出万一,一时竟语塞了。本想如平时那般索性呛回去一句“你少自作多情”的,不知怎么,话到喉头又咽下去了。

形影不离这些年来,他就没直面过这个问题。他同魏婴熟得不能再熟,已经不适合再确认些什么,如果问“我们是朋友吗”这些话,倒像是废话,或者怀疑,因而为他所不取,于是一切情义都在嬉笑怒骂之中酝酿下去。

而在这无声无言地岁月之中,他似乎早就引觞就醉、不复苏醒了。


两人默默无语,唯独微风捎来花香,驱散屋内醇厚的酒气。在这静默中,魏婴将掩在袖子下的手捏紧,又松开,攥住袖口处的布料,企图把手心中渗出的薄汗擦干净。

他思忖着,要是江澄真说了不,他就开着玩笑把这一茬糊弄过去……他们就还和以前一样,这不过是个小插曲。

而江澄忽然道:“喂。”

魏婴:“?”

江澄似乎与他有深仇大恨一般、咬牙切齿道:“……你头上那个,又是我的吧。”

魏婴有点儿懵地点了点头。

而江澄道:“我送给你了。”

魏婴:“?!”

江澄又伸出手来,黑着脸对他说:

“傻愣着干什么。你也把你的给我。”

05.
这个痛饮狂歌的少年窝子,终于在第二天被蓝二公子给端了,还把为首的魏婴拖去领了罚。

而魏婴由江澄一路背回来时,只是想着,幸好小古板没有早来一天,否则得坏了我的终身大事……不过趁这机会能占江澄一点儿小便宜,不和他计较。江澄的背也硬,还是硌得慌,以后带烤鸭烧鸡回来得多分他点,长点儿肉,抱着舒服。

江澄见他半天不语,道:“想什么呢?”

魏婴笑着蹭了蹭他后颈,说:“想某人二话不说就要背我,真是神气啊。”

江澄哼了一声,不吃这一套。

魏婴见他没反应,心生一计,朝他后颈上亲了一口。





江澄浑身一抖,差点把魏婴直接摔了下去:“你干什么?!”

魏婴笑吟吟道:“没什么,我不小心蹭到了。”





06.
魏婴好了伤疤忘了疼,没过几日,还是偷空下山,直奔扬着酒旗的酒庄,笑说来几坛天子笑。

他去得多了,酒家老板那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女儿也见过他几面,这一回不知怎的,一路跟了他出来。魏婴停下步子,正想问她的来意,不料这小姑娘羞红了脸,半晌从袖中取出一朵盛放的玉兰花来,似乎要递给他。

魏婴不由得失笑,伸手接了那花,却是再轻柔地将之簪至那姑娘发鬓间,朝她眨了眨眼。

“姑娘请回吧,”他笑道,“魏某虽不是名花,却也已经有主了。”



Fin.








补叙:




后来江澄问他:“我那天晚上,真的……”




“没有啊。”魏婴眨眨眼睛,“我诈你的。”




“……”江澄翻手就掣出三毒,“魏无羡!!死来!!”




魏婴一面闪躲,一面嘴上闲不住道:“你气个甚,要不是我孤注一掷这一出,咱们俩不知道还要互相耗多少年……哎哎哎,小心别砍了我刚摘回来的莲花!”